7net 兩岸史話-你不知道的革命四大寇 尤列舉止多令人不可耐(二)


此段記載,出自「四大寇」之一的陳少白之手,讀來有如晴天霹靂。

四大寇之四尤列(1865-1936),廣東省順德縣人,少肄業於廣州算術館,與楊鶴齡是同學。畢業後充廣東輿圖局測繪生。後來孫中山去了香港新成立的西醫書院讀書,尤列也去了香港華民政務司署當書記。適逢其會,就參加了「四大寇」的「吹水」行列。為什麼?尤列本來就生性「放誕流浪,喜大言」。

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 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 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 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 }); }





1895年,孫中山與陳少白等在廣州密謀起義,尤列怕死,不敢參與,但對孫中山在廣州設立農學會,卻極感興趣,以為有油水可撈,不知死活地跑到廣州,「借宿會中,以創辦織布局相號召,每出入必肩輿,假廚役為長隨,以從其後,其放誕多若此。乙未事敗,始知可危,亦出亡」。

尤列受袁世凱款待7net購物網

數年後,尤列又「謀諸孫先生,挾數百元走星加坡,資盡則懸牌行醫以資日給。」這就奇怪了!尤列沒有受過正規醫科訓練,竟然去為病人治病,這已經不再是放誕不羈的問題而是草菅人命了。「尤性本懶而頗多嗜好,行醫每有所入,即入西菜館大嚼一頓,或寄宿西式旅館一宵,以為無上之享受。及資將罄,則以其餘購阿芙蓉若干,麵包若干,至歸,窮日夜之力以盡其阿芙蓉,覺餓,則嚙麵包以充飢。及兩者皆盡,則擁衿僵臥,經日不起,必俟有來就診者,始起床。所得醫金,用途仍如上述。」此段記載,出自「四大寇」之一的陳少白之手,讀來有如晴天霹靂。

陳少白又說,1913年,「二次革命起,尤往滬,揚言能解散革命黨。袁世凱信之,羅致北京,斥數千金為之供張,聲勢顯赫。後悉其偽,諷使之去。自此不敢復見孫先生」。若說尤列之無牌行醫、吸鴉片煙等屬私人生活而難找旁證,那麼被袁世凱羅致北京是公開的事情,而且如此鋪張,相信當時會有很多人知道。

陳少白更說1921年,「孫先生回廣州,駐觀音山總統府,命許崇智出資3千,修府右之文瀾閣,並建天橋以通之,使予布置而居之。復憶及居港時之『四大寇』,乃遣人召楊鶴齡與尤俱來,楊至而尤則觀望於香港,促之三四次不應,蓋懼不測也。迨經剴切表白無他意,乃至」。

這段記載,就不缺人證諸如許崇智、楊鶴齡7net,還有物證諸如那俗稱「四寇樓」的文瀾閣。

尤列受到如斯禮遇,可曾思恩圖報?沒有。陳少白說:「乃坐席未暖,故態復萌,見人輒大言,並刊其語於報端,謂孫先生特修文瀾閣,為伊駐蹕之地,以備隨時諮詢,故勉循孫氏之請而來此。舉止多令人不可耐。府中人惡之,以告孫先生,先生使人以數百金,令之退去,自是不復相見。」若尤列果曾將其言刊諸報端,那就是公開的祕密了。

治史不能依靠一家之言。那麼,可有人挺身而出,為尤列辯護?有。馮自由就寫了3篇文章為尤列辯護。其一說:「尤至南洋,初在星加坡牛車水單邊街懸壺問世,竟精醫花柳雜病,男婦咸稱其能。」此段雖讚尤列醫術好,但也佐證了尤列沒有經過正規醫科訓練就行醫之說。

馮自由繼續寫道:「尤志在運動工界,恆於煙館賭徒中宣傳革命排滿,遂亦漸染阿芙蓉癖,久之,每有所得,輒購阿芙蓉膏若干,燒肉麵包各若干,歸寓閉門停業高臥不起,必俟黑白二米(時人稱鴉片曰黑米)俱盡,然後重理舊業,然就診者固門庭如市也。」此段與陳少白所言大致相同,唯一不同的是馮自由為尤列開脫,說其抽大煙是由於宣傳革命而引起,又讚尤列儘管如此肆意妄為,但依舊門庭若市。

1912年孫中山讓位與袁世凱後,尤列去了北京。馮自由說:「袁世凱以為革命元老,謂足與總理抗?,欲羈縻之,使為己用,特館之於東廠胡同榮祿舊宅,民三後,尤知袁有異志,乃移居天津避之」。此段與陳少白所言亦大致相同,但不同者有二:第一,陳少白說尤列主動向袁獻媚而受到招攬,馮自由則說是袁世凱主動羈縻尤列。第二,陳少白說袁世凱看穿了尤列無能制孫後把他轟走,馮自由則說尤察袁有異志而自動離開。

但陳、馮都異口同聲地說尤列接受了袁世凱長時間的厚待。而且,在榮祿舊宅優居三年,天天抽大煙,費用可是開玩笑的?此事後來頗受非議,馮自由再度撰文為尤列辯護,說:袁世凱「知尤先生乃黨中耆宿,乃委曲招致,居以石駙馬大街醇王邸,待遇優渥。有若曹瞞之籠絡關羽」。

自居領袖無人辯護

麼東廠胡同榮祿舊宅突然又變成更高檔的石駙馬大街醇王邸?至於後來尤列為何離京?馮自由說是由於袁世凱命令尤列「大書孫某罪惡史」;尤列婉拒,乃走天津。這再度辯護,仍跳不出第一次辯護的框框,只是增加一些細節而已。

至於陳少白指控尤列在1921年「見人輒大言,並刊其語於報端,謂孫先生特修文瀾閣,為伊駐蹕之地,以備隨時諮詢,故勉循孫氏之請而來此。舉止多令人不可耐」,以及1925年「孫先生逝世,尤時在上海,謂孫先生襲其說而倡革命,以後革命黨之領袖,非伊莫屬」等情,馮自由就沒有進行任何辯護了。(待續)

(旺報)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

QR 編碼
QR